相关文章

“卡拉麦里金”的沉思(图)

  那时候天天都有200多辆拉料的平板车排成长龙,乌鲁木齐机场到奇台的线路车因为接送订货的老板生意好得不得了,然而因为没有规范的管理,企业之间的恶性竞争、诚信缺失等问题让卡拉麦里金蒙上了一层灰土,最终卡拉麦里金变成了墙内开花墙外香的情景,期待着卡拉麦里金能衣锦还乡,在新疆娘家彰显自己的光辉,这需要新疆人的深思。

  文/图 新疆都市报记者 如歌 刘中民 通讯员 马忠学

  市场因需求而生,于是,来奇台投资建厂的石材商趋之若鹜。

  2006年,在奇台的石材厂家只有五六家;2010年,增至40多家;2011年,注册的已达129家,仅2012年同时开工的就有32家。

  2011年,房产开发热达到顶峰,卡拉麦里金的供销热也随之达到顶峰。在奇台通往园区的228省道上,天天都有200多辆拉料的平板车排成长龙,蔚为壮观。

  跑线路车的吴师傅回忆:“那一年来的订货商太多了,我们根本忙不过来,像是有多少车都不够一样。我们就是为奇台石材老板接送内地来的订货老板。在乌鲁木齐机场和奇台之间接来送往,500元一个单趟根本没人讲价。找不到车的,甚至加价。旅馆、饭店的生意也跟着特别的火。总之,卡拉麦里金让奇台生生地火了一把。”

  奇台县闽奇石材产业园党工委、管委会副书记何世伟说:“因为当时尚未进入规范化管理,在供不应求的强劲势头前,卡拉麦里金就是皇帝的女儿,就是卖方的市场,货能不能拿上,先收押金。因此,乱象也随之产生了。最突出的表现就是一些企业不守合同,不守信用。比如,不管有没有那么大的生产能力,见单就收;订了供货合同的,到时间拿不出货;乘机抬价的、以次充好的、谁给的价高就先给谁供货的、不给货押金不能如期退还的……吵架的、打官司的,一片混乱,这些情况的发生简直就是自己砸自己的金饭碗。”

  2011年10月,园区管委会应运而生,担负起了行政管理、经济指导和服务企业的重任。

  市场是最大的调节师。2012年后,房产开发的缩减直接就给卡拉麦里金降了温。尽管对企业的管理已步入规范,但面对库存加大、资金被套牢的冲击,一些企业又做出对工业园不负责的降价行为,搅乱了这个市场。

  何世伟表示:“这还是市场不够成熟、不够规范的表现。卡拉麦里金各大小企业经过这一热一冷,优势的、劣势的显现了出来,根据市场发展规律,我们主张并已经支持企业实施兼并组合和转型升级,并在环保和废旧利用方面下大力气,这是资源可持性利用的必由之路。如今,卡拉麦里金已是、奇台县政府悉心爱护和保护的宝物。”

  走上品牌之路

  尽管市场有所降温,但卡拉麦里金因为它的独一无二而前景可观。2010年,卡拉麦里金被行业誉为全国十大畅销品牌。2011年,闽奇石材产业园被自治区确立为特色产业园区。2012年,该产业园获中国石材(花岗岩)产业基地称号,也是全国四个石材产业基地唯一一个花岗岩产业基地。另外,国家新近出台了石材产业向西部转移的政策,这都为卡拉麦里金做大做强奠定了良好基础。目前,4.4平方公里的一二期产业园,已实现了道路、供水、供电、通讯、场地等“八通一平”,后开发出的别致独有的卡拉麦里银和戈壁蓝宝产品和卡拉麦里金一同被评为“中国名优特石材品种”。奇台石材的产量是全疆石材产量的一半,已成为奇台四大支柱产业。近年来,政府加大投入,修成了矿山路、拉通了电网、优惠政策相继出台。

  据悉,2018年前,奇台投资10亿元分三期将建成丝绸之路国际石材城,奇台将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石材展示、洽谈、精深加工、金融服务、物流配送等多功能石材中心。与此同时,便捷的高速公路、铁路也将一并上马,为卡拉麦里金走向世界助力。

  卡拉麦里金要成为响当当的品牌,企业要做什么?

  2012年,卡拉麦里金生产企业成立了行业协会,表达了惜品牌如金,共同维护、共同发展的自律决心。

  奇台县深灿石材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仪东:“一个品牌,树起不易,毁掉简单。保质保量、重合同、守信誉,这应该是卡拉麦里金生产企业创造品牌要共同维护的底线。品牌是共同的利益,有品牌,就有市场;有市场,才有利益。所以,维护产品质量、维护统一价格,是所有企业要共同遵守的原则,甚至需要以牺牲个人和小集体的利益做代价。”

  卡拉麦里金的思考

  欣喜过后,我们需要冷静下来总结过去的不足,只有看到了不足,看到了空缺,才会悟到行动的方向。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闽奇石材产业园的87家企业中绝大多数来自福建及湖北、江西等地,却少见新疆本地石材商。经了解得知,新疆人做老板的企业只有10%。

  业内人士分析,首先因为新疆石材矿产资源开发利用较晚,所以做石材生意起家的新疆人也少;其次,做石材需要大投入,福建等内地石材商在石材市场根深蒂固,比起新疆商人更有经营经验和投资底气。据了解,在卡拉麦里金的开矿中,也有不少勇者倒在了资金告罄面前。当时,一些老板冲着卡拉麦里金能赚钱,就盲目拿着几十万、几百万上了山。然而,花岗岩是因地壳熔岩运动产生的,成矿条件复杂,一般是埋在地表层一二十米风化层以下的,只有揭开上面的风化层,才有可能判断出矿的好坏。风化层下面会有多少可利用的料?石材的纹路是否均匀干净?颜色是否金黄透亮?这在一个矿口没有打开前,都是未知数,打开矿口就如一场赌博。

  这个“揭盖子”过程就是个扔钱的过程,几百万、甚至上千万。据说,1立方的石头仅挖掘机的费用就是200元,一个矿口至少有三五千平方米,要下挖一二十米见到石料,这个量之大可想而知。

  陈仪东表示:“我们当初在山上选址时,请教过有几十年找矿经验的专家。专家却说,这卡拉麦里金和其他花岗岩不一样,没有规律可寻。所以,我们的那块地就是凭感觉找到的。我们一共开过三个矿口,前两个,打开口子后,一个虽有石料,但数量很少,我们就再往下打,打开后还是很少;另一个打开后石料不少,但面纹像尿布一样难看。就这样两个口子像鸡肋一样,投进去了几百万,舍不得又啃不动。最后我们还是决定放弃了。还好,第三个矿口总算不负众望,有料、有色、好看。可也有不幸运的投资商,再往深挖没钱了,只好自认倒霉。这就是卡拉麦里金的风险性,板材成型的过程可谓一路艰辛、一路花钱,这也是卡拉麦里金成本价高于其他花岗岩的主要原因。”

  卡拉麦里金遭遇了傍名牌。据采购商反映,因湖北、内蒙等地有黄色花岗岩,但质量与卡拉麦里金相差甚远,一些商家受到利益驱使,以此充当卡拉麦里金推向市场,有的甚至不惜代价,对石面进行染制,也以卡拉麦里金之名向客户推销。假的就是假的,经不起时间的考验,但受害者是消费者。所以,各生产商和采购商,宣传有责,打假有责。

  墙内开花墙外香,是卡拉麦里金目前市场的特点。据悉,卡拉麦里金99%都销往内地,在内地名声大噪,且有很多经典代表作,如2008年的济南全运会全运村、2012年的沈阳全运会全运村、北京新疆大厦、上海的佘山九里、济南的喜来登等等,还传出“专业检测,无辐射、无污染”和“不但看上去上档次,用起来也上档次。它不怕风吹雨打,只要一冲洗,洁亮如新”的佳话。而在新疆,比较壮观的当属乌鲁木齐的丁香花园,它的开发商就是用惯了卡拉麦里金的“绿城”。新疆人,除了业内人士有所了解,而老百姓却很少有人知晓卡拉麦里金这个品牌,它在新疆人心中完全没有举世无双应有的地位。

  这个责任的追究,应该是我们自己宣传不够,以至于我们新疆的这么多高楼大厦,却罕见新疆自己的骄傲—卡拉麦里金,就是有,很多人也不知道它就是卡拉麦里金。

  石材商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因为是地产,如果在我们新疆的建筑物用卡拉麦里金做外墙,其成本与运到内地比较,至少每平米可以节省50元。

  期待着卡拉麦里金能衣锦还乡,在新疆娘家彰显新疆的光辉。